当前位置: 首页 > 全部> 其他 > 蝶儿
蝶儿
718 7

蝶儿

放置解谜单机益智

等级:

类型:其他

更新:2023-01-24 13:08:51

版本:v1.0

大小: 251.76MB

语言:中文

最新游戏

矩阵特工 343.67MBv1.0.1

黑色星期五之夜pico 172.23MBv0.2.7

万卷书城 11.5MBv1.5.0

超能小镇物语 244.22MBv1.3.0.0.1

天空的魔幻城 405.12MBv1.0

蝶儿是孙美琪系列游戏之一这款游戏是孙美琪疑案系列中最新力作,在游戏中玩家将通过第一视角开始探索对你未知而且充满神秘的环境进行探索,主要是讲述蝶儿和夏小梅的故事,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来体验一下。

蝶儿游戏特色

1.越来越多的剧情正在等待我们探寻,真相将会越来越近,过程也会变得越来越危险。

2.3D场景非常真实,场景中有很多线索等待我们发现,找到所有线索才能接近真相。

3.将线索快速结合起来,使一切变得更清晰,运用自己的智慧,解开所有的谜题。

孙美琪蝶儿游戏攻略

于蓉珍:(直接与李小光对话)死者,于蓉珍,40岁。家住邻村,是一名纺织工人。之前家人报警说此人失踪,三天后发现惨死在徐家院子中。

血迹:根据案情描述,在院子里发现一具尸体,发现时已死亡数日。死亡原因是胸部被一颗钢钉插入,直达心脏。这个死法和孙美琪一模一样,这也是我执意向局里申请要来的原因之一。

请柬:一张请柬,被邀请人是徐柏荣,看内容是一个生物教师交流会,出席的人都是北京来的高级教师。请柬背面有手写的字:请徐老师一定出席,付老特意邀请您会谈。

鱼缸:被放倒的鱼缸,这么重的鱼缸并没有摔碎,是被故意放倒的。

(蝶儿视角,“枯鱼过河泣,何时悔复及。”)

福:看着这快掉落的福字,想想这老宅,目睹了多少风雨,又有多少人来人往,时光荏苒,当时的主人也在这院子里散步,他或者她又在想着盼着什么呢?

(蝶儿视角,“福,福从何来。奶奶说,我的命运没法选择,爹妈已经为我安排好。”)

草帽:一顶草帽,或许是当年下地干活遮阳用的。

损坏的门板:年久失修,门板已经掉落,但从其上面的浮雕可以看出,这是富贵人家。感觉这个门板是被人卸下来的,而不是自己脱落的。

竹椅:一把竹制的椅子,在南方很常见,这把椅子显然已经用了很多年了。

(蝶儿视角,“闭目常闲坐,低头每静思。奶奶,蝶儿想您。”)

暗刻:刮掉一部分油漆,下面有刻字:父乃刺客。

(蝶儿视角,“但愿我在下面刻的字可以被后人看到。”)

翡翠:很大的一块透雕的翡翠,如果是真的肯定价值连城。(可查看,点击后会拿在手上,在阳光下可投影出数字,但数字无法收集)

(蝶儿视角,“恩大人赏赐给爹爹的宝物,可谓厅堂中最贵重之物。”)

真子飞霜镜:一言难尽,回京复职后将它交还给“皇宫”,几个月后再次丢失,如今又现身于此。

令牌:南书房的杀人密令,这也是我这次要来的另一个原因。自从陈双十被捕以来,我就一直在调查南书房。可惜留给我的线索太少了。

纸条:大红灯笼里藏着一张纸条:老徐,我约的人明儿到,你想好了,可别和别人说啊。虽然东西是你家的,但是这个买家不想让别人知道。

徐柏荣:(获得“纸条”后与李小光对话)旧宅的继承人之一,父亲徐宗禄死后就不住在这里了。和媳妇在不远的楼房里有一套两居室。徐宗禄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老人死后房屋继承权一直未定,子女各有住处,所以祖宅一直荒废。徐柏荣是当地学校的一个教师。

南州旧家:徐姓的一个派系。

(蝶儿视角,“祖先保佑。”)

方灯笼:掉落的灯笼,但是奇怪的是,这么高的地方掉下来,结构并没有损毁。

花瓶:花瓶上插着一个小卡片,上面写着7000.背面写着人名:赵普。

(蝶儿视角,“灯火楼台欲下,笙歌院落将归。冰瓷金缕胜琉璃。”)

遗像:一张遗像,应该是这家的祖先。

千古流芳:一个千古流芳的牌匾,能看出来这家对于这位祖先极其重视。

(蝶儿视角为“中山贵胄”,“爹爹,可惜您没遇到朱元璋啊。”)

族谱:(获得“千古流芳”后与李小光对话)翻看了一下徐家的族谱,照片中这个人是徐家祖上一个比较有成就的祖先,叫徐西灵,当年这祖屋就是他的产业。徐西灵育有一子一女,在安徽巡抚下任提督,后由于巡抚出事也随即失踪,家道中落,儿子继承家产,却再也没做官,女儿下落不明,由于女儿并未起名,所以也有说徐西灵根本没有女儿,只有一个儿子。

圆桌:翻倒的圆桌。背面朝上,放在地上,不是很合乎逻辑。

灯笼文字:(打开手电筒可见)爬上去仔细看灯笼上刻有很小的文字,大概意思是:我不得不离开你,当我回来时一切都改变了。

(蝶儿视角,“那年,恩大人要来家中造访,庭院张灯结彩,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小梅。我给她看我亲手挂上的灯笼。”)

挂屏:四幅挂屏,可惜现在残缺了两幅。上面的瓷片也好像是故意被人拆下去了。

(蝶儿视角,“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小梅说喜欢这四挂屏,每次随恩大人来都仔细欣赏。她的样子好美。不如就把信藏在这里吧。希望后人得知小梅的来历能让她脱离苦海。”)

古代信件:(撬最右侧挂屏底部木板,需先收集“挂屏”并在蝶儿视角点击出文字)拆开挂屏的夹缝,里面塞着一封信,信本身非常古老,如果不是挂屏保护,早已腐化。轻轻的拆开,才能辨认里面的内容:夏大人,小梅为恩大人长女,恩大人病故后由我照料至今,此女天生不凡,如大人不嫌弃,纹银100两,纳为小妾或侍女。也好了我一桩心愿。

光绪朝实录:其中一段“安徽巡抚恩正民”被刺杀的事件,看得出来是被标记出来反复阅读。据说当时恩正民创办巡警学堂,有人混入其中对其实施刺杀,凶手逃之夭夭,恩正民险些丧命,但7天后与夫人同患怪病,大约三日后逝世。怪病被形容为:全身溃烂化脓,双目流出,自脚底起长满角质至全身,极为恐怖。

红色花瓶:花瓶掉到了地上,但是没有碎,反而瓶身被蹭掉的油漆下面是一种似曾相识的金属。

(蝶儿视角,“记得一次拿了花瓶玩耍,爹爹雷霆大怒,多亏了奶奶,才没被严惩。”)

楹联:幼慧作小山名著,夜绩借东壁余光。古代姓徐的女子都很厉害啊。

(蝶儿视角,“爹爹你既然希望我像这些前辈一样有所成就,又为何执意要送我入宫呢。”)

古画:一幅古画,并没有价钱,也没有购买者,画面中间已经被磨损。但隐约能辨认画的是两名女子。

古画1:一幅古画,并没有价钱,也没有购买者,画的是一个女子。

清单:一个清单,包括搬运屋内古董的费用。

座钟:精美的座钟,可惜丢失了一个小零件。座钟被人挪动过,座钟下面有个小抽屉,里面卡住了,无法打开。

金属件:(座钟左侧的花盆底座后方)一个花纹金属件,看样子是什么东西的一部分。(可查看)

大花瓶:一对大花瓶,同样售7000,背面写着,曾学正。

东海堂:牌匾上也贴着价,10000,背面有人名:崔成名。

挂屏1:八万一对的挂屏,背面购买者的名字叫:付以清。我终于找到你的线索了。这也是我这次来的最重要目的。

楹联1:春随芳草千年绿,人与梅花一样清。

(蝶儿视角,“小时候不懂这句话的意思,现在的我也许能参透一些。”)

一对笔筒:一对笔筒

付以清:(请柬+挂屏1=付以清)看来我的预感没错,邀请徐老师的人就是付以清,他以教师身份掩盖,接近徐柏荣,一定另有目的。

刺客:(光绪朝实录+族谱+暗刻=刺客)光绪朝实录的这一段正好和徐家族谱上的徐西灵对上了,再加上偶然发现的对联上面的暗刻,可以推论这个徐西灵也许就是当年刺杀巡抚的那个人,但由于当时刺杀并没有成功,并且主犯失踪,也没有破案,成为了一宗悬案。这个刻字的人也许是徐西灵的儿子。

凶手:(付以清+令牌+于蓉珍=凶手)这就解释的通南书房令了,凶手是付以清。虽然凶手基本可以确定,但是动机却没有,为什么要兴师动众的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纺织工人呢?

变卖祖产:(南州旧家+花瓶+纸条=变卖祖产)根据案卷上的显示,旧宅属于姓徐的一家人,而根据这个宅子牌匾显示,应该是这家人的祖产,而有些物品上面写了价格,可以推论这家人在偷偷的变卖祖产,而不想让别人知道。

二层

一个没开封的大桶

损毁的桶:一个损毁严重的桶,散发着恶心的味道。

木板:这块木板的颜色和其他的不太一样。但是没有工具弄不下来。

(蝶儿视角,“生活了很多年却没发现这块木板是活动的,里面有一封信,是恩大人写给一位王爷的,爹爹藏起来一定很重要,我先取走它也许以后有用。”)

铁棍:(需先获得“木板”)灯笼上的铁棍。

一封信:徐西灵从恩府上偷来的信,翻译成现代文大意是:我联系上了一个叫金凤凰的人,她可以助我完成巡警学院的大事,请王爷批准我拨3万两白银处理此事。

【空格子:墙壁上有一个暗格,但是已经被人取走了。(若在打开前以蝶儿视角点击过木板,则无“一封信”而获得该线索)】

古画数字1:(打开手电筒可见,左手边古画)强光照射下,古画上透出了一个汉字“叁”。

古画数字2:(打开手电筒可见,右手边古画)强光照射下,古画上透出了一个汉字“贰”。

化学品:(获得“清单”后与李小光对话)徐柏荣大约一周以前去镇上的公司购买过这个,说要做一些木雕,需要用它,但是这次的购买量的确挺大的。

搬家公司:(获得“清单”后与李小光对话)徐柏荣一周以前联系过几家搬家公司,最后选定了一家,说祖屋要修缮需要搬运一些物品。搬家公司老板说的确来祖屋装了一些瓷器古玩什么的,但是搬了一半,老徐带着一个岁数挺大的人来说结账不搬了,搬家公司老板形容那个人不是本地口音。

突然终止:装修公司的人说,后来徐柏荣带来了一个老人,并不是本地口音,说让他们结账快走,不搬了,也没说到底因为什么,记得徐柏荣称呼那个人付老师。

纸箱子:花瓶被装在了纸箱子里,想要运走,但是好像因为什么突然停止了,就都放在了这里。

挽联:木刻的挽联,看上去是新刻的,这组木壁挂看着总觉得那么奇怪。

送请柬:(获得“请柬”后与李小光对话)死者于蓉珍给徐柏荣送的请柬。

书中纸条:书里面夹着一张纸条,是写给徐柏荣的:你看看这个,你家祖上可是没少干好事儿,这屋里有的是价值连城的东西,你要是愿意,我给你出个主意,但是你也得帮点事儿,我过几天就回京了,你想好了让小于找我来,我就住在不远的宾馆。

字条:(获得“金属件”后点击座钟)写着四个字:千古“流”芳。

暗格:有个暗格,上面有一些撬动的痕迹,但并没办法打开。这间屋子里肯定有秘密。

(蝶儿视角,“我写的这些,放在这里吧。”)

分家协议:兄弟几个的分家协议,大致是徐柏荣放弃祖屋,其它兄弟姐妹凑钱一次性付钱给徐柏荣。

搜索:(鱼缸+损坏的门板+方灯笼+圆桌+挂屏+座钟=搜索)屋子里很多物品的挪动和状态都好像被人故意操纵过,这表示有人在屋内找寻什么东西,但应该是并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

耍心眼儿:(变卖祖产+分家协议=耍心眼儿)这就解释了徐柏荣偷偷变卖祖产的动机,他是想拿一笔,同时偷偷把屋里的东西都卖掉。

蝶儿游戏介绍

我生下来就没有名字,爹妈养我就是要送到宫里。我喜欢蝴蝶,它们美丽又自由。我叫自己蝶儿。我以为我的一生早成定数,直到遇见你。

听说,我降生时,是夏天,院子里的腊梅开花了,因此取名小梅。我6岁时,爸爸妈妈被一种奇怪的病折磨而死,去世时已无人形。一个姓夏的大管家收留了我,我以为我的一生已成定数,直到遇见你。

蝶儿游戏玩法

玩家可以从蝶儿、刘青春的视角看这座传承百年的古楼。

楼里的人都消失了,所以没有人可以告诉你线索,必须自己找。

第一人称视角,真实的探险体验感,这栋楼虽然老,但今天阳光明媚。

蝶儿游戏开发者说:

这是孙美琪疑案第五季第一集

蝶儿游戏玩家热评

*游戏还是不错的。画面很有氛围感,算是我比较喜欢的风格。

*有蝶儿和刘青春两个视角,很有古风韵味,真的感受了时间的变迁。有很多让我出其不意的地方,根据攻略和寻呼机勉强通关了。难度还可以,但是故事真的很感人,玩完了以后感慨真的颇多的。

相关版本